“刷脸”出入小区不多见 免费“大餐”并非香饽饽

在翡翠园小区门前,一名居民取下帽子“刷脸”通行。

绿地中央广场小区业主“刷脸”进入小区。

社区新生态

南国早报记者 李俭芹 文/图

近年来,人脸识别技术在社会生活中运用日益广泛,随之而来的纠纷也增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近日发布,明确在小区管理中,不得将“刷脸”作为业主出入的唯一验证方式(详见本报7月29日9版相关报道)。南宁市实行“刷脸”出入的小区情况如何?记者对此进行走访调查。

1

启用“刷脸”技术的小区不多

近些年来,南宁城市快速发展,商品住宅的建设不断满足城市居民的住房需求。人脸识别技术近几年在各行业的应用日益广泛,不过,在商品住宅方面,目前南宁市只有少数小区启用。

记者在绿地中央广场小区看到,进入小区的电动车在驶近道闸时,“刷脸”镜头的方框开始搜索该业主的面部,一经确认,道闸自动抬起,业主无需出示通行卡便可顺利通过。

服务该小区的绿地香港盛高物业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刷卡到刷脸,该小区绝大多数业主是支持的,目前,已经有七成以上的业主自愿录入“刷脸”系统。在该小区,电动车出入“刷脸”技术是最先引入的,因为平时上下班高峰期,不少业主在刷卡时,需要停车、掏卡,偶尔有业主找不到通行卡,门口就会堵成一片,尤其是下雨天,让排队等候通行的业主苦不堪言。因此,物管率先对电动车出入口使用了“刷脸”技术,让通行效率大大提高。但因为是一项新技术,很多业主在使用中还没有发现“刷脸”的技巧,比如有些戴口罩、有些戴安全帽、有些搭载孩子的业主脸部被遮挡等,都会影响“刷脸”效率。

新技术的应用,让小区原本固定在门岗的工作人员“解放”了,他们可以增加在小区巡逻的次数。

翡翠园小区一期也启用了“刷脸”技术,但该岗位上还配了相关工作人员,一些没能识别或者没有录入的业主,可以向工作人员提出人工开门。因为该小区的特殊性,一期和二期业主分别为两个物业公司管理,二期业主没有录入“刷脸”系统,每次通行都通过人工操作。有业主认为,“刷脸”提高了通行效率,但在防范功能方面,和刷卡通行并没有太大区别。

2

深度“刷脸”技术

功能更强大

在凤岭南片区,2020年启动了一批高端小区的建设,其中,美的置业推出的美的悦江府是一个主打科技的项目,该项目在“刷脸”技术方面,有了更深的探索。记者了解到,该小区不仅在出入口设置了人脸识别,在小区范围,随时可以根据人脸识别来追踪一个人的行动轨迹;还可以实现人与物的联网,比如业主出入小区,电梯会主动停在你进出的楼层,家门可以自动开门,回到小区楼下,就可以提前打开家里的空调、窗帘等。

有了这种深度的人脸识别技术,开发商表示可实现与相关部门联网,让小区的防范级别提升。

另外,人脸识别技术在新冠疫情防控方面也有好处。比如,之前要求大家出门戴口罩,但有些居民不以为然,人脸识别技术识别到没有戴口罩的,可以自动通过广播等设备发出提醒。

不过,由于目前该小区还没有交付使用,所以,业主对该项科技的感受还不具体。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在高档写字楼应用比较广泛。例如,华润大厦多年前已经启用该技术,五象新区的不少写字楼也都采用了人脸识别技术来管理,而且部分写字楼的人脸识别与电梯实现了物联——员工进入电梯后,电梯会自动识别其所在的楼层。

3

免费“大餐”

或会泄露业主隐私

不少小区看到了“刷脸”带来的便利,有业主主动提出了改造计划。记者从南宁市阳兴居乐物业公司了解到,目前,该公司正在两个保障房小区安装人脸识别系统。系统的安装,无疑会给物业管理和住户出入等带来便利。

针对业主最关注的保护个人隐私问题,物业公司要建立自己的后台系统,进行集中管理。记者从一些大型物业服务企业了解到,多数大企业不敢采用第三方的免费系统,但有些小公司往往选择与第三方公司合作的“捷径”,代价就是“牺牲”广大业主的隐私权。

记者在南宁凤岭一小区了解到,在该小区服务的物业公司是一家品牌企业,如果使用该公司的“刷脸”系统,那么后台设备的费用大概是36万元;用正规的第三方设备,费用约18万元,但需要捆绑一些广告,比如业主在使用App开门的时候,就会有几秒钟的自动弹窗广告。该小区内部人士认为,只要用了第三方的后台,业主的信息数据就会落入到第三方手里。

业内人士介绍,南宁也有一些免费安装“刷脸”系统的公司,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安装免费“刷脸”系统,会遭遇不少问题:首先,设备质量不好,经常坏,一段时间之后就用不了;另外,有泄露业主个人信息的隐患,造成各类广告强行植入等。

主营产品:包装机械